房价贵绝全球 香港土地困局如何解(图)-香港-时政频道-中工网

爱历史

2020-04-01

房价贵绝全球 香港土地困局如何解(图)-香港-时政频道-中工网

两岸民众安居乐业,友好交往,充满对未来的憧憬,显示出两岸一家亲的可喜局面。

房价贵绝全球 香港土地困局如何解(图)-香港-时政频道-中工网

位于香港西贡的郊野公园。

资料图片香港劏房内景俯拍。

香港社区组织协会供图密度极高的香港公屋。资料图片  香港房屋又高又密,一栋栋楼房就像一根根竹笋,插在一切可以利用的地面上。

一方面,普通居民住房狭小,人均仅16平方米左右,不少人在劏房、笼屋、迷你户将就凑合;另一方面,香港大量土地未开发利用,被称为“后花园”的郊野公园被“重点保护”。

 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能不能拿郊野公园中小部分生态价值低的土地出来建房,助低收入居民“上楼”?答案是:难。  住房小,大都会之窘  香港楼价高、房租贵。二手房平均每平方米要卖10万港元以上,面山、望海等景观较好的户型更直冲每平方米20万港元。在跑马地,中原地产经纪张俊文向记者推介香港仔附近的小户型新盘,实用面积25平方米,要价490万港元。租金也贵到离谱,三房一厅,月租要4万多港元。

  普通居民的房子有多逼仄?七八十平方米,会被人羡慕地称为豪宅。

香港人不轻易把客人带回家,因为空间挤迫。

记者到访过一户人家,50平方米房子里住着一家六口,有两张双层床,两个老人一张,两个小孩在另一张的上层,主人夫妻睡的下层是特别设计的,晚上拉出是双人床,白天收回去,床前支起饭桌。

但就是这样的50平方米,价值四五百万港元!  香港家具店卖的床,一般不超过1米5宽,较多的双人床是1米37。

有人说:“我有两个梦想,一是世界和平,二是可以三边下床”。

记者一位朋友是媒体高层,几年前他花光租房补贴租住一套房子,卧室内的床三面贴墙,人高马大的他,横卧后顶天立地,靠里边睡的妻子起床后,他才可以斜卧过来舒展一下。

  几个香港特色的住房概念,让人印象深刻。

  迷你户,指超小户型,面积小总价也低,多数是全开放式户型。

虽然“呎价”并不便宜,每平方米要10万港元上下,仍大受欢迎。

开发商每次推出面积20平方米左右的迷你户便会被哄抢。

  劏房,指一个住宅分割成几个小房间出租,相当于内地的隔断房、群租房。

据香港统计处今夏首度发表的报告,全港有万个劏房,近20万人居住,人均约平方米,只比惩教署监狱囚仓的人均标准多27%!  笼屋,又称床位寓所,一个单位内有12个或以上租户,并共享厨房、厕所,有的为保安计,给自己的床位罩了铁丝网。

  统计数字凸显了现实的骨感:香港私人住宅超过一半的实用面积小于50平方米。

香港人均居住面积只有约16平方米,大幅落后于新加坡及内地的北上广,与国际大都市、发达经济体(人均生产总值约4万美元)的地位很不相称。

  要建房,有地用不得  香港房价超高、房子奇小的主要原因,是可用于建房的土地严重短缺。

由董建华牵头的“团结香港基金”近日发表研究报告显示,1995年至2004年间香港已发展土地共增加7800公顷,而近十年来,这个数字却锐减至仅1100公顷。

  客观说,香港政府解决住房问题曾有成功做法。

政府开发大量公共屋邨(公屋),供低收入家庭申请,廉价出租。

还有一批政府资助的“居屋”,由政府补贴地价后以优惠价卖给低收入者。这两项,让大约46%的居民有了居所。然而房屋和土地的供需矛盾仍然尖锐。  其实,香港不缺土地,由于一向实行相当谨慎的用地政策,仍有大量土地储备或闲置土地。

在全港1100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有400余平方公里是郊野公园,能不能拿出小部分给居民做居屋?这个问题过去免谈,现在可以讨论,但停留在讨论阶段。

特区政府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只要一涉及动用土地,总会遭到一些团体及环保人士激烈的反对,觅地建屋更是处处碰壁。

  自港英时期开始,政府就通过制定“法定图则”,把土地划作不同用途的地带。

法定可供住宅开发的储备越来越稀少,郊野地区则禁止开发,包括20多个郊野公园及一些特殊地块和海岸公园。

近年填海造地几近停顿,陆上荒地等业权分散,一旦政府要收回发展,必须咨询公众意见,往往触发争议,不断延宕。

  另一障碍是社会共识难建立。

有些是市民、团体观点角度不同,各说各理,有些是政治力量刻意阻挠特区政府施政,利用开发土地时的咨询及法定程序来阻挠项目。

“新界东北开发计划”可提供6万个住宅,可是遭到环保人士及居民长期阻挠,有人组织数百人暴力冲击立法会。

近期填海工程研究拨款,频遭立法会议员拉布阻挠。